弓苟白

闭关中

暗涌 Part.2

直到整个程序结束,直到我发现自己的目光在与他的在空中纠缠,我发现自己站在他的庄园前面。他面无表情,这一次他没有讽刺我,眼神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复杂。可是我根本也来不及想他眼神当中的复杂是什么,因为我心中的那片海,那之前我可以掌控的暗涌,在他的目光下变成了无法控制的海啸,我的心叫嚣着想要要靠近这个青年一点,哪怕一点点,这种渴望几乎像沸腾的水一样把我烫伤了。我咬住自己的嘴唇,理智和渴望的斗争让我全身都发颤了,但是我仍然没有移开我的目光哪怕一寸。我心里清楚的知道,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了,这个我爱了这么久的人。

两年以来对他的思念,以及我要向他告别的痛苦,都被浓缩在这一句话里,“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祝你以后过的开心。”

是的,到了现在,我也只能祝福这个我爱了这么久的人,开心,幸福。他的生活,我将永远不能踏入任何一步了。我在一瞬间竟然觉得以后的生活都没有意义。我的脚在地上生了根,但是我还是转过了身。我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几乎看不清路。远离他所产生的剧烈的痛苦像是闪电一样击中了我。

那个晚上,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亮,再一次把他那个复杂的眼神印在我的记忆里,我告诉自己不要在继续想他。忘记他固然不可能,但是必须不能再继续纠缠。

第二天,我就从魔法部辞职了,我已经懒得管舆论会怎么评价我,“伟大的救世主先生当上魔法部部长——只为解救马尔福?”。我找了一个在麻瓜世界和魔法世界的边界线上的房子,准备开始自己脱离魔法的生活。每天早上,我都跨过那条界限,到麻瓜的世界里,只有到晚上,我才回到自己的房子里睡觉。老实说,没有了魔法,我连普通的麻瓜都比不上,我不会高等数学,没有麻瓜公司愿意聘请一个没有任何学历的人,于是我只能在便利店里打工。

金加隆是没有办法在麻瓜世界使用的,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不会有孩子,因为我知道自己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了,我不需要把它们留给任何人,所以它成为了我的累赘。

他的家族因为这次战争已经不剩下什么了,即使还保留着宅院,但是宅院的内部还有他们几个世纪以来积累下来的财富已经被魔法部那些利欲熏心的人们掏空了。所以,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的心叫嚣着让我把这个财富全部都给他。我毫不留情的压抑着这个想法。

经过了仅仅5天的时间,我就妥协了。因为我的脑袋中每天都上映那些关于他的电影。那些他在阿兹卡班受到的折磨以及我们在学校时候无数次的争斗已经不仅仅在我的梦里出现了,它也开始在我什么都不想的时候凭空出现——这导致我收钱的时候错了好几次,因此被老板骂了好几次。而且,这个想法渐渐的从一开始的灵光闪现,变成了具体可操作的方案。我劝说着自己,你想想,如果他看到自己的家变成了现在那副空荡荡的样子一定很不好受,他怎么能一直穿着阿兹卡班的囚服呢?还是把这些加隆变成能让他的眉头稍稍平缓一些的礼物吧。

其实我本可以一次性的把这些钱都送给他,但是自私的我,选择了一种更长久的方法,还选择了一个身份,一个即使是他也不会拒绝别人的帮助的身份——死去的邓布利多教授。我给他写了这样的一封信。

德拉科马尔福,你好:

我是邓布利多教授,请不要感到惊讶,我已经预见到了未来,哈利波特会打败伏地魔,当上魔法部的部长,你会从阿兹卡班释放出来。我也知道伏地魔派你来杀我的事情,斯内普教授已经通知我了。我希望你不要因此觉得自己有罪。我和斯内普教授计划了这个时间,而且我知道,你从来都不是一个能杀人的人。

马尔福家族等待着你去振兴。你的父亲生前为斯莱特林赞助了一大笔钱,由于斯莱特林的寝室与设备已经是四个学院当中最好的了,这笔钱并未派出用场。于是,我用这笔钱为你准备了你或许会需要的东西。猫头鹰会在每三个月的5号送到。

希望你能好好的利用,重获家族荣誉。

邓布利多教授

是的,你的猜测是对的,选择在5号的原因是因为6月5号是他的生日。

打定好主意以后,我走在对角巷的哥哥店铺里(当然使用了伪装咒),吸吸鼻子,意识到能现在很冷,现在正是月12月31号,也许想要温暖人心的话,得从温暖一个人的身体开始。

于是,我打算给他买了很多过冬的东西,帽子,围巾,厚厚的大衣,手套,裤子,靴子。我本以为,两年了,我们只见了一面,我会对他的身形不太熟络,但是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可以轻易的描绘出他的身高,他手的大小,他的肩宽,他的腰围,甚至他的鞋子的大小。售货员只需要拿着那些衣服站在那里,我就可以想象出他穿上这些衣服是什么样子——都是我那该死的记忆的功劳。等到我意识到的时候,我不仅仅给他买了冬装,春夏秋冬都齐全了,甚至还有正装和锃亮的皮鞋。好吧,我无奈的皱眉,反正这些衣服也不是我的型号,就都给他送去吧。

当然,这些衣服不只是全部,在去买猫头鹰的路上,我路过了甜食店——于是我记起了他对甜食上瘾,我想家养小精灵也不能凭空做出蜂蜜蛋糕——我采购了许多的面粉,鸡蛋,砂糖,以及各种各样的食物;我路过了魁地奇发烧友开的店铺——于是我回想起了他拿着他爸爸给他买的光轮2001时候骄傲的神情——我给他买了最新的光轮2006。

我想如果我再这样步行到买猫头鹰的地方,我可能会把我现有的钱都花光,于是我选择了移形换影到了猫头鹰店。

我买了十几只猫头鹰才将这堆东西还有那封信都给他送过去。当这些猫头鹰从马尔福庄园回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1月10号了。

之后,我的生活就开始平淡如水的走过了,我白天在麻瓜便利商店里面上班,清空自己的大脑,晚上仔细的品味那些有他的记忆,不断揣摩他那最后一个眼神当中的意义,以及控制不住的想他,想他。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假装出无所谓的样子来了,因为那汹涌的蓝色的海水已经快要把我窒息。我无比渴望看到他,哪怕是看一眼他那浅金色的头发,哪怕是看一眼他消瘦的身影。

我渴望有他的梦境,但是我也希望永远也不要梦见他,因为那代表着他的情绪有了很大的波动。然而,他出狱之后的第一个梦境还是在1月25号的晚上到来。

天空是铅灰色,阴冷,黑暗。背对着我,他穿着我给他买的一件黑色大衣,带着我给他买的灰色的围巾和靴子,看起来不再那么瘦弱了,而且似乎重新变成了那个斯莱特林王子。我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在梦里,我也是如此的渴望他。我甚至伸出了双手,想要触碰到他的后背,但是穿透了过去。他站在一个非常宏大的庄园的入口处,停留了片刻,然后走了进去。我也跟着他走了进去。漂亮得体的别墅前面大片的空地上,都是杂草,这对于一个拥有这样大的庄园的人来说,绝对是不可以忍耐的,但是他好像一点都没有在意这些,超别墅的主建筑物走去。

他径直的走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又在门口站了片刻,然后推开了那扇门。门里面是躺在地上的潘西,她一动不动的身体,苍白的脸色,扩散了的瞳孔,以及嘴角边的白沫,无非都在解释了一个事实——她死了。我为这个事实感到震惊。这个出身于帕金森家族的纯血女巫,这个和他一样无论走在哪里,给别人看的都是稍稍昂起的下巴,都是一丝不苟的头发,都是精致的面容的潘西,就这样死在了他的面前。而我看向了他,他看着昔日好友的尸体,竟然显得格外的镇定,他没有外显的动作,但是他苍白的脸又变白了几分,他的瞳孔剧烈的颤抖着,他好像被石化了那样,呆呆着站在那里。眼神也开始变得空无一物,他垂在身体两边的手指在轻轻的颤抖着,我握住了他们。我站在他的面前,握着他的双手,微微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我想要告诉他,活下来的人要好好的生活。

但是他忽然就像是发疯了一样的从那个房间里跑了出来,跑下了楼梯,跑到了那个昔日种植着美丽的花和树木的空地上,然后,他被一块石头绊倒了,跪在了地上,干呕了几下,掉下了闪着光的非常大滴的眼泪。我就站在他的身后默然的看着他。看着他黑色的背影在这个雾气笼罩着的庄园里模糊不清,黑色的乌鸦站在屋檐上叫着,好像在等着吃掉潘西的尸体。

我从梦里醒来之后,只能找一条浴巾铺在了我的床上,我的汗水已经把床单弄湿了。我望着天花板,在想,在和平的时代,任何一个人的死亡都能引起渲染大波,但是在战争当中,每天都有成群成群死去的战友和敌人。而任何人死了之后,都不能要求别人记住他们。因为即使他们这样要求了,总有一天,他们也会被遗忘。哪怕是我,我这个人们口口相传的战斗英雄,也慢慢的被人遗忘了。这是谁也不能改变的事情,就算是神灵也不能改变的事情,所以我希望他不要沉浸在这种悲伤里,虽然战争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但是活下来的人应该要继续好好的生活。

之后的26号和27号,整整两天我都魂不守舍,我害怕他因为这个打击而失去了对于生活的希望。我甚至买了预言家报纸,上面的报道只有潘西的死讯,这让我微微放心。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