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苟白

闭关中

无题

知道别人眼中的自己和真正听见别人谈论自己的语气是不一样的。

德拉科知道他们一家都是食死徒,这个曾经给他们带来荣誉的称谓,现在带来了鄙夷,而这种鄙夷在以后会像手臂上的烙印一样,永远不能为抹去。他的家族,需要几代人付出更多的辛苦和努力,才能扭转世人们的印象。马尔福家族,已经不是那个被提起时人们羡慕不已的家族了。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能继续那么骄傲了,知道自己身边已经没有那些成堆成堆来奉承他的人了。这一切,德拉科都清清楚楚的知道。

但是当他站在霍格沃兹古老大门的阴影下,听着格兰芬多三人组当中那个招人厌恶的韦斯莱用义愤填膺的语气说“天下简直没有比马尔福更加讨厌的人了”,德拉科还是抖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起来,但是三人组从大门走过去之后,他觉得自己的心凉了。

他在意的不是韦斯莱对他家族的评价,而是波特没有反驳。

 

没有反驳,既是认同。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在意这件事情,但是从他一下子僵硬住的身体,他知道,自己的心觉得受了伤。当他真正觉得自己受了伤的时候,他从不会对任何人说出口。真正的伤痛,是需要好几个晚上的失眠——以自我劝解代替睡眠,好几天红着的眼眶,好几次漫无目的的夜游,才能真正治愈的。心,如果被什么东西伤害了的话,是没有一种魔法可以使它在痊愈之后没有疤痕的——在多次受伤之后,德拉科总结出来的经验。

 

这一次的受伤,似乎怎么都不会痊愈了。

德拉科看着铅灰色的天空,无端的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躺在床上听妈妈讲波特的故事。波特那个时候还生活在那个让他受尽欺辱的家庭里,而自己还有着父母的疼爱,没有战争,阳光明媚。虽然自己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知道,在自己的心中,波特永不褪色。

而自己,却好像已经变成了黑白的颜色。他想扔掉自己的魔杖,发现自己已经不是任何一根魔杖的主人了。他苍白的勾起嘴角笑了笑,从最高的塔上,像是一只翅膀受伤了的鸟一样,坠落。

在坠落的过程中,德拉科想起来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波特用神锋无影击中自己时候,眼神里的决绝与坚定。如果我死在那个时候就好了。我生命的最后一个瞬间属于波特。

砰。落地。

少年终于不再在黑白色的了。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