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苟白

闭关中

失眠

啰嗦:已经在一起的设定。一发完。应该可以算小甜饼。

因为最近正在经历非常痛苦的失眠,所以有了这篇。

马尔福家训是我自己编的不要当真。

非常开心有小天使喜欢我的文字。爱你。



正文:

哈利出差了,去中国,为了解决一些只有依靠救世主的名声和强大魔力才能解决的事情。

没有哈利,德拉科会失眠。

德拉科和哈利有一张大床,最初他们因为床单的颜色,天花板的颜色争吵,后来决定轮换着来。德拉科习惯躺在右侧,哈利在那一侧都好,所以哈利在左侧。德拉科习惯平躺,哈利睡觉有很多姿势,但是在睡着之前根据德拉科的要求,朝向他侧躺。当德拉科没有熬夜写论文做实验看古籍以及急救患者的时候,当哈利没有紧急情况需要处理的时候,他们会在睡前聊天,很平淡,就讲讲白天的经历。哈利讲那些脑袋里长满了芨芨草的小巨怪还有脑子里堆满了金加隆的魔法部官员们是怎么惹事生非的,德拉科描绘圣芒戈那些受伤了的小巨怪,高官们,还有和哈利一样的傲罗喝下魔药之后的表情。

他们不拉手,不相拥入眠。哈利一般会先睡觉,这个时候德拉科会小心翼翼的爬到床上,躺下,听着哈利的呼吸声,然后入睡。如果是德拉科先忙完的话,他一般会看书等着哈利回来,然后才睡觉。

德拉科从未觉得睡觉是件难事,因为他们在一起很长时间了。哈利的呼吸平稳有规律,所以有种安抚人的作用,然后睡意会自然而言的慢慢降临,他会理所当然的进入睡眠。

当然,德拉科会在忽然间醒来,有的时候是因为哈利又做了噩梦,有的时候纯粹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是这也不要紧,因为这是一个拥抱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哈利在睡着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德拉科会伸长手臂把哈利圈在自己的怀里。哈利的体温比德拉科的稍微高一点,那总是能告诉德拉科,哈利就在他的怀里,有着真实体温的,有着平稳呼吸的,有着软软头发的哈利,在他的怀里。这个事实,比这个世界上所有其他事情都能让德拉科感到心安。他会闭着眼睛,认真的倾听他呼吸的声音,将手指放在他的头发里穿梭,把嘴唇贴在他颈窝的皮肤上。然后,他会重新睡着。

但是现在哈利出差了,刚开始德拉科觉得这没什么,不就是一周的时间嘛。他和哈利一起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了,睡眠习惯应该已经养成了。于是,德拉科还亲自当了一回家养小精灵,帮哈利收拾了行李——换来一个吻。

但是现实却完全不是德拉科想的那样。


第一个晚上,他就失眠了。德拉科和平常一样,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姿势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但是这次没有哈利呼吸声。好吧,有点不习惯。都怪疤头呼吸的声音太大了。他睡不着,因为他在想哈利。哈利晚上的时候刚跟德拉科说那边的情况有点复杂,但是还在他能够解决的范围内,没有受伤的危险——不需要紧张的在家熬好所有备用的魔药。但是德拉科还是在想哈利。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脑子——他想起了他们宿敌时期的各种意义上的针锋相对,各种意义上的打一架,想起了他发觉自己喜欢哈利时候,因为他一句话心脏差点跳出来还很丢脸的喝了镇定魔药。这都没什么,但是不幸的是,他想起了哈利为数不多表露他真实想法的时候,包括在这张床上发生的。于是他口干舌燥的决定了不再企图睡着,起来继续进行白天的那个试验了。结果,太过于专注于试验,直接熬夜到了天亮。

当然,这也没什么,作为一名治疗师,熬夜通宵的时候多了,不多这一个天。德拉科为自己施加了一个魅力咒,去掉了因为通宵产生的黑眼圈,就去圣芒戈上班去了。


第二个晚上,德拉科想,昨天都通宵了,今天肯定能睡着。于是他早早的就躺在床上,等待睡意的降临。这一次,他专注于自己的呼吸声,控制着自己不要想任何有关哈利的事情。他很成功,慢慢地进入了睡眠。但是,非常不幸的是他又一次不知道原因的在睡梦中醒来了。他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就习惯性的伸长手臂去捕捉身边的哈利。摸索了半天,发现自己的身边空了。他一下子坐了起来,心脏的跳动忽然间变得强烈。他的大脑还没有从睡眠当中清醒过来,但是他的心已经产生了一阵悲伤和迷茫,就像是他当食死徒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的时候,从睡梦中醒来的那种感觉。很快,他的大脑清醒了,告诉自己哈利不是永远的走了,他只是出差了,还有六天的时间他就会回来了,并且白天的时候,你也看见他了。他重新躺下,闭上眼睛,默默的安慰着自己,试图把刚刚以为自己失去了哈利的那种心痛的感觉清除,但是那种感觉却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心脏跳动的声音仍然让人无法忽视。

他讨厌这种感觉,所以像昨天那样,把被子扔到一旁,走到他的书房继续他的试验。又是直接到天亮。这同样没什么,起码今天他得到了两三个小时的睡眠,而且因为他的试验出现了瓶颈了,这让德拉科非常气愤,无暇顾及睡眠这回事情。

哦,顺便一说,今天德拉科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他给自己加了三个魅力咒。


第三个晚上,德拉科还觉得自己能睡着,毕竟两天以来只得到了几个小时的睡眠,而且他觉得很累,白天他因为他的魔药试验非常伤神。但是,睡意全无。他觉得自己脑子里和心里长满了一种名叫做哈利波特的芨芨草。白天因为全身心的投入到试验和治疗的过程中,没有想起过哈利,甚至和哈利说话的时候都有点心不在焉,他说什么来着?德拉科没跟哈利说自己已经连续两个晚上用试验来填满自己的睡眠了,因为那会显得他离开哈利就无法入睡似的,当然那不是真的。他那边的状况还好吗?中国那边现在应该还是白天,他不能去打扰哈利的工作。他甚至放弃了平躺的睡眠姿势,好像看哈利侧躺的时候睡觉很舒服,但是当他侧过身的时候,他开始耳鸣。那种尖锐的,不间断的,刺耳的声音填满了他的耳朵。当然,作为一名治疗师,他知道耳鸣是短暂现象,很快就会过去的。但是,他的那些芨芨草在他耳鸣的这段时间疯狂的开始生长,就快遮天蔽日了。把那些芨芨草清除掉,于是他脑袋里的小人开始进行除草的工作,但是明显这不成攻。芨芨草像是有人撒了生长魔药一样马上又重新变得茂盛了。该死的,自己的大脑一直在围着哈利波特这个名字打转。

德拉科气的狠狠的锤了床一下。你个傻子,别他妈的想波特了,你他妈现在最需要的睡眠!但是,这没用,而且让德拉科开始感到十分的烦躁。很好,烦躁是失眠很明显的症状的其中之一。现在,平静下来。德拉科为自己搞了杯热牛奶,不去想现在几点了那种事情,在心中默念着我要睡觉我要睡觉我要睡觉。他很平静,他现在心里唯一所想就是他要睡觉。他保持侧躺的姿势一直到了早上。他看起来很像睡着了,但是其实他没有。他默念了我要睡觉大概2万遍。然后他该上班了。

很好,他咬牙切齿的给自己施加了半打的魅力咒。魅力咒可以遮住他的黑眼圈,但是失眠带来的烦躁不会消失。有几个实习治疗师看到他脸上结着霜冻着冰的表情,几乎不敢来找他过目他们的治疗方案。他开始的时候还非常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和蔼一点,但是看到了他们那些愚蠢的,但凡脖子上面的那个东西不是摆设的话都能给出更好的方案的时候,他忍不住开始像他的教父那样,向那些巨怪们喷洒毒液——只是他喷洒的毒液显然威力更大,那几个实习治疗师的脸色变得比自己还白。

下午的时候,哈利出现在双面镜的那一边——他看起来不错。该死的居然不错?他这边因为失眠都可能心脏猝死了,但是波特居然在中国稍微胖了一点?该死的,该死的,自己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晚饭也没有把波特喂胖一点,他居然刚去了中国几天就变胖了一点?

“德拉科,你真的应该来中国看看,他们这边麻瓜吃的东西都非常美味,虽然你的家务魔法不错,但是我相信你在这里能得到大幅度的提高…”

“德拉科,我在这边一天要吃5顿饭,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是不是胖了一点?”

德拉科抱着双臂冷冷的看着波特在那边手舞足蹈的跟自己说中国的生活,所以,波特离开了自己,白天干活的同时进行增肥工作,晚上还能保持良好的睡眠?他该死的看不出来我的魅力咒下面的黑眼圈?

“德拉科,你怎么不说话?”

德拉科用魔杖把自己施加的魅力咒去除了,露出了他眼睛下面的黑眼圈,他整个人看起来变的十分憔悴,蓝灰色的眼睛甚至都不明亮了。

“傻宝宝波特,你觉得我过得好吗,你他妈还有四天才能回来,我怀疑你回来的时候我就因为睡眠不足住在圣芒戈的病房了”

以上,是德拉科的想象。一个斯莱特林从不承认自己的弱点,一个马尔福是不会因为失眠这点小事打扰爱人的工作的。于是,德拉科说:“我这边还一样,就是我的试验遇到了瓶颈,结果和我预想的不太一样,我可能要查看一些更早的论文和古籍进行修正。”

果然,和德拉科预想的一样,哈利在听到德拉科说试验的时候就露出了兴致缺缺的神情——他现在对于魔药还是有抵触心理,咳,尽管他承认德拉科身上带着的魔药气味非常好闻。哈利撇了撇嘴说:“好吧,我这边的进度挺快的,大概不需要一周,我就可以回去了”。德拉科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五颜六色的烟花,波特说他要早回来,天啊,这真是比他的试验成功还要更好的消息,他的芨芨草终于可以变成一个人的形体在他旁边了。然后波特好像还说要向中国巫师学会几种菜回来让德拉科品尝一下,但是德拉科已经没有在听了。他开始计划他要采购几套更舒服更好看的枕头被子床单什么的,他要抱着他的波特一睡不起。


第四个晚上。嘴硬的结果就是失眠。今天德拉科学聪明了,他在睡前喝了热的牛奶,他制造良好的睡眠环境——他把他房间里的窗帘都换成了完全不通光的,拉上之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还有施加无声咒带来的绝对安静,他甚至还尝试了麻瓜的方法,用热水泡脚。当他做好了这些工作之后,他还想出了一个更好的方法。他把哈利常穿的但是没有带走的衣服找了出来,抱着这些衣服,熟悉的味道会让他放松,进入睡眠。

德拉科快把自己的头发抓光了,他不能。平躺着是小小的哈利,拒绝了自己伸出的那只手的哈利,天知道,那个时候自己真的恨他恨得牙根疼。朝左侧躺着的时候是少年时候的哈利,他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诱人,所以他随意的散发着魅力,但是自己想把他囚禁在某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朝右侧躺着的时候是青年时候的哈利,已经知道哈利的心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但是为哈利的害羞不知道保护自己迟钝到傻而头疼。

只有在深夜的时候,当别人都已经入睡,别人的大脑停止思考的时候,德拉科的大脑好像才真正开始工作,他才能正视自己的心。说到底,那些无法把自己交给睡眠的时间,都是自己用来思念哈利的时间。他就是习惯哈利在他的身边,他想要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想要听见他的呼吸,想感受到他的体温,想要亲吻他的肌肤。他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那么长,爱情已经形成了习惯,没有哈利在身边的德拉科不再是完整的德拉科(他愤愤的想,但是波特还是波特)。

马尔福家训中最出名的一条,是“当一个马尔福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他就一定会得到。”但是,不是马尔福家族的人当然不知道,排在这一条前面的,更重要的一条是“一个生而高贵的马尔福总是会找到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的人。”有的马尔福臣服于强大的力量,但是更多的马尔福臣服于习惯了的爱情。傻宝宝波特永远都不会懂,当一个马尔福承认爱上一个人的时候,那意味着他心甘情愿的为他献上自己最好的。马尔福们不善言辞,但是马尔福会做到。

当德拉科想这些的时候,他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那个人,只可能是他的哈利。他的哈利回来了!他的哈利回来了!德拉科迅速的起身,跑向大厅,他的哈利正在放的行李箱,昏暗的黄色灯光下面,他的皮肤呈现出了温柔的颜色,“我没想吵醒你…”。德拉科舔了舔嘴唇,这种颜色对于他而言有点过于诱惑了,自己的每一根头发丝都想靠近他,而且脑海中已经闪电般的出现了很多不可描述的画面。

但是当哈利转过头面的时候,他看到了德拉科的黑眼圈,他乱七八糟的头发,他发青的脸色,还有他那非常不正常的闪闪发光的蓝色眼睛,他笑了笑,但还是惊讶道“你几天没睡觉了?”

德拉科重心向旁边一倾,抱着手臂,目光灼灼的看着哈利,勾起嘴角笑了笑,“从你走的那天起。”

哈利挑眉“那就是四天没睡觉?”

德拉科摊手,“也许,数不清了”。

哈利一边走向卧室一边解开他的领带,“我就猜到没有我你睡不着,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要不是比我睡得晚,要不就是和我同时,因为没了我你睡不着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晚上抱着我睡觉啊?赶紧过来,趁着天没亮,你还可以睡会。”

于是,德拉科顾不上哈利回来没洗澡,顾不上他们的床上还有哈利的衣服,他用四肢缠住了哈利。他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环境里,这种熟悉让他感觉到非常疲惫。就好像是某个麻瓜作家说的那样,“旅行的时候从未觉得自己劳累,只有当躺在家里的床上的时候,才觉得累惨了”。德拉科用鼻子抵着哈利下巴处的凹陷,睡意席卷了他,就像是棒球棒击打棒球那样干脆又彻底。即将如愿以偿得到自己睡眠的德拉科觉得非常满足,于是,他非常清楚的说了一句,“哈利,我非常想你。”

他在心里想,我希望他能明白,我说的想他,就是爱他。

哈利在他怀里脸红了一下,轻声说:“我知道了,快睡吧。”

从此,失眠此词与德拉科的人生无缘,因为以后哈利出差的时候,德拉科就在任何他不工作的时间找他睡觉——字面意义上的睡觉——有时候躺在床上,有时候躺在哈利的大腿上,有的时候躺在地毯上。斯莱特林应该时刻保持优雅,但是德拉科不仅仅是斯莱特林,他更是一个希望得到睡眠的马尔福。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