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苟白

闭关中

属于

考完试回来感觉灵感枯竭。这篇就送给一个明天过生日的朋友。


你根本就不懂,我是以什么心情爱你的。如果衡量爱的标准是卑微的话,那我一定比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更加爱你。只有你,能让我从乞丐变成国王。有了你的目光,我战无不胜。没有了你的目光,我卑微到不能站立。



那天是哈利的生日。德拉科给他准备了礼物,是一条领带。他还写了一个贺卡。礼物和贺卡现在在他的副驾驶座位上躺着。

哈利举办生日派对的酒店在马路的一侧。白色的建筑物在黑夜的衬托下显得非常肃穆。但是外面和里面都被暖黄色的灯光包围着,从德拉科的角度看,它就像是在金色的海水当中漂泊着一样。

德拉科在马路的另外一侧。黑色的车,他特意关上了所有灯,融入了黑夜。只有有开着车灯,呼啸而过的时候,别人才会发现,这里有一辆车。但是,可能也没有人能发现德拉科。

他去的很早,宴会9点开始,但是他7点半就到那里。他想看看什么人可以拿着那张请帖,正式正当的站在哈利的面前。而他不行。他眯着眼睛注视着那个路口。饭店和他的车距离很远,他并不能看清楚每一个人,但是所以他对于每一个拿着白色请柬的人的心情也就变得清楚起来。因为看不清,所以不知道他们的年龄,不知道他们的权利范围,不知道他们的财富水平,但是因为他们手里的那张白色的东西,他憎恨他们当中的每一个。

实际上,他也收到了那张白色的,上面的字是金色的请柬。纸张的选择非常注重品质,在灯光下可以清楚的看清纹路,金色的字印在上面看起来也非常和谐。只有哈利的手写字,那歪歪扭扭的字迹成为了唯一的不足。但是这唯一的不足,在其他的完美当中,就显得那样特殊,甚至隐隐有压制了一切完美的意味。

德拉科看着手中那张看到可以背诵每一个字,请帖的边缘都因为他无数次的触摸而起了细小的毛边。忽然,他感受到了马路那边哈利。他只是一个黑色的轮廓,所以德拉科猜测他今天穿着黑色的西装。他的眼睛盯着那个轮廓不妨。当那个轮廓还有几级台阶就要进入饭店的时候,他忽然见小声的说了一句“不要进去”。那个轮廓好像听见了他说得话,脚步顿了一下,但是还没有等到德拉科的心脏加快速度,那轮廓就开始继续登台阶的动作。

德拉科别过了头,要亲眼看着哈利进入那个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宴会,那对于德拉科而言太过于残忍了。他把那个装着领带的盒子扔出了窗外,但是保留了那张贺卡。发动了车子,离开了。



德拉科在黑暗当中睁开了眼睛,他感觉自己的房间在海面上漂浮。他想买一做岛,然后自己生活。



“你他妈的懂什么?我想让你完全属于我。完完全全。我想成为你的天。我想成为你的神。我的话是你的戒律。你每天见到的唯一一个人就是我。你看到我的第一个表情是笑。你所有的思绪都关于我。你只渴求我。“


评论(1)

热度(6)